时间: 20161024-25日     会议地点:济南国际会展中心
您是第 位访问者! 中文 | English | 设为首页
行业新闻
首页 > 信息中心 > 行业新闻
养猪头部企业集体发力屠宰,养殖企业能否做好屠宰?屠宰企业又将何去何从?
2019-07-10

非洲猪瘟正透过市场量价、透过行业政策对猪产业链产生深刻的影响。

日前,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监测信息处处长辛国昌在全球生猪产业大会上表示,未来生猪产业,产业链重塑,专业分工、产区屠宰、冷链运输是大趋势。

为根除非洲猪瘟,“集中屠宰、冷链运输、冰鲜上市”政策已在2019年推行半年,期间,为解决活猪调运受限问题,规模化养殖企业逐步上马屠宰产能,试图将出栏生猪直接就地屠宰,以冷链调肉代替活猪调运,但养殖企业能否做好屠宰?屠宰的低毛利是否会拉低养殖暴利期的利润水平?冷链运输、冰鲜上市等衍生问题如何解决?

养殖企业扩张了屠宰板块后,达成了疫情防控的平衡,但也促使了屠宰行业的进一步失衡,本就面临猪源偏紧的屠宰企业不得不面对上游的强势扩张,屠宰企业又将何去何从?

养殖企业上屠宰

在非洲猪瘟到来之前,我国的生猪主产区主要集中在北方,而猪肉消费区主要集中在南方,屠宰则大多更接近消费地,通过活猪调运的形式,将生猪从产区运至销区附近的屠宰厂屠宰后,流向终端消费。

某券商分析师表示:“可以说‘集中屠宰、冷链运输、冰鲜上市’政策就是对以前政策的补充或修正,活猪调运过程中的空气传播、排泄物传播加大了非洲猪瘟的扩散概率,而集中屠宰、就地屠宰的推广肯定会削减非洲猪瘟的扩散概率。”

在2019年初疫病防治政策提出后,集中屠宰、冷链运输模式率先在养殖类上市公司中得到了推广。天邦股份与牧原股份选择了自建屠宰产能。公开资料显示,天邦股份拟使用定向增发募集资金建设500万头生猪屠宰及肉制品加工基地建设项目,而天邦股份2019年上半年商品猪销量仅有151.74万头。牧原股份的屠宰项目计划同样为500万头,但包含原有龙大牧原的100万头屠宰产能,2019年将分两次各新建200万头生猪屠宰及食品加工项目,共新增400万头屠宰产能。

而温氏股份和大北农则比较保守,以合资公司的方式共建屠宰产能。温氏股份选择与华统股份拟合资设立生猪屠宰业务公司,由华统股份控股,大北农则选择与得利斯共建屠宰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四家新增屠宰业务的公司中,除牧原股份之外,其余三家均无屠宰产能。

早前,温氏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养猪事业部总裁罗旭芳先生在第六届全球猪业论坛暨第十六届(2019)中国猪业发展大会上曾指出,非洲猪瘟防控将常态化,非洲猪瘟促使养殖行业加快规模化进程,同时促使其向屠宰加工端的延伸。长期来看,屠宰业布局规划重新调整,将向生猪主产区倾斜,产能与生猪养殖规模、消费区域相适应。

屠宰可平抑周期波动

对于养殖企业上屠宰,上市公司及行业人士都认为,这不仅是抑制非洲猪瘟扩散的政策引导作用,也是企业自身基于长远考虑的选择。

某证券行业人士称,平抑周期波动也就是在利润率高时低一些,在利润率特别低时不那么低,现在猪周期正处在上升期,大量新上屠宰业务,也会拉低生猪养殖暴利期的利润天花板。

天邦股份证券部人员对记者表示,平抑猪周期对利润率的影响,是天邦股份进入屠宰领域的原因之一,另外,猪肉深加工行业的高毛利也助推了这一计划。

以双汇发展为例,2018年双汇发展屠宰业毛利率仅有9.95%,但肉制品行业毛利率高达30.29%。

冷链运输与冰鲜上市的问题

在养殖企业开始大范围涉足屠宰业务,完成就地屠宰后,白条肉的冷链运输问题也成了各方关注的焦点之一。

与大多数人的预计情况不同,冷链运输的成本要低于活猪运输。

但有生猪流通领域人士表示,拉白条肉确实成本低,但现在主要的问题不是运输成本问题,而是车太贵了,现在一台车需要七八十万,一方面是猪肉流通行业全行业都在向冷链物流发展,需求量很大,另外一方面现在的冷链物流车必须要通过一些特定的厂家进行生产,这些厂家基本都是供不应求的状态,物流车的价格就从五十万左右抬上去了。

上述人士还称:“现在冷链运输还主要集中在省际调运方面,省内调运大家还主要沿用活猪运输的方式,现在猪源偏紧,省际调运需求有限,冷链车方面基本达到了饱和,不会说大家需要冷链运输的时候没有冷链车了。”

另外,各家屠宰厂在完成屠宰以后,不仅要运输至销售地,还需要解决如何冰鲜上市完成终端销售的问题。

上述四家进军屠宰行业的养殖类上市公司都有各自的准备。温氏股份、大北农分别和华统股份、得利斯合作,各建立两家子公司,其主营养殖的子公司由主营养殖的温氏股份和大北农控股,华统股份与得利斯参股,主营屠宰的子公司则是华统股份和得利斯控股,温氏股份与大北农参股,各司其职。

另外,牧原股份早已和肉制品行业上市公司龙大肉食合作成立屠宰子公司,天邦股份则是自身本就有肉制品加工业务。

尴尬的屠宰企业

养殖企业开始涉足屠宰业务后,首先要实现的,就是自有生猪产能的屠宰。

有接近牧原股份的人士表示,牧原股份2018年出栏的1101.1万头生猪中,有200万头左右给了双汇发展,占比大概18%。而牧原股份内部人士也对记者表示,新上的屠宰项目首先要完成牧原股份自产生猪的屠宰。

牧原股份2019年1至5月份生猪出栏量为501.4万头,全年出栏量以1200万头计算,假设500万头屠宰产能达产,那销售至双汇发展的生猪数量势必下降。

“如果这些养殖企业都上了屠宰,那屠宰企业很可能会削减上游规模化养殖企业的生猪屠宰量,为保证产量,加大散养户生猪的屠宰量。”上述证券行业人士表示。

但上述牧原股份内部人士对此持反对意见:“相对牧原股份的出栏量,现在的屠宰量还很小,不会对下游合作企业产生影响。”

上述券商分析师也表示:“中国人一年大概吃掉7亿头猪,养殖和屠宰市场太大了,相互之间的影响非常有限。”

虽然养殖类上市的下游扩张影响有限,但就地屠宰、冷链运输政策下的猪源偏紧,使部分屠宰企业的开工率受到影响。

随着集中屠宰、就地屠宰的推广,原有的南北平衡预计会被打破,预计会有一次养殖和屠宰产能的区域再平衡。像上海啊、深圳啊,附近都有大的屠宰厂,现在如果当地养殖量不足的话,这部分企业的开工率就会受影响,相反的,如果是产区附近的屠宰企业,则更有优势一些。”上述分析师表示。


资料来源:猪兜融媒体综合自财联社、界面新闻、新浪财经网、搜狐财经

服务热线:
186 1552 9630 186 1552 9631 155 0867 3028
工作日:8:30-17:30
周 六:8:30-17:30